【关于鹤丸国永的新发型】

某鹤换了个新发型—虽然是个意(阴)外(谋)

包含对上两篇文私设的补充

(前两篇请戳:http://qishirrr.lofter.com/post/1da0faab_9c60e03

http://qishirrr.lofter.com/post/1da0faab_9c7d0ef)

此篇应该说是日常向—毕竟只是开端?

 

 

    药研领着眼泪汪汪的五虎退过来找她时,颜嗣正奋笔疾书,历数某人寄放在她这的小魔王的罪状。由于满怀愤慨所以写得力(相)透(当)纸(用)背(力),昨日才被长谷部新买回来的笔此时在审神者手中很是哀怨神伤,因为预见了即将英年秃顶的自己。

“主人呜呜呜…”

“大将。”


     一看眼前这情况颜嗣立马起身,摸了摸五虎退的头,“怎么啦?把鼻子都哭红了?”

    小老虎抽抽噎噎,“一期哥头发变白了…呜呜…”


    纳尼纳尼?颜嗣完全不明所以,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药研。

 

“大将,是这样的—鹤丸殿换了个新发型—和一期哥的一模一样…刚刚遇到五虎退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这孩子就哭着跑过来了”药研推了推眼镜,接着补充:

“ 而且适才鹤丸殿回屋前十分消沉地说自己是‘被迫’的—之后就没出来过了。”


“啪--”

    药研清楚看到大将把手里的笔捏断了… 

    看着变成两节的自己的笔泪目:以为猜中了结局…原来是我太天真… Orz


     颜嗣丢下笔在小老虎面前蹲下来,伸手擦了擦那孩子脸上的眼泪—

 “五虎退,一期没事哦,所以别担心啦。”


 “真的吗?”五虎退终于止住眼泪,依旧水汪汪的眼睛不确定地盯着审神者。

 “嗯,没事的。”用力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颜嗣转向药研,“药研你把这孩子带去找一期吧。”

“是大将。”


“五虎退我们去找一期哥。”

“好…好的…”


    看着他们渐渐走远,还蹲在原处的颜嗣身子往旁边一斜,直接躺(砸)到地上,左滚滚右滚滚,过了一会蓦地起身冲到桌前,抄起另一支笔刷刷刷又往纸上添了一条。

 



 

 

                                (假装有条分割线)






“喂小子把人家头发剪成一期至少去给我好好道歉啊。”看着一脸“关我什么事”的少年,颜嗣心中涌起杀去池田屋单挑检非使的强烈冲动。

“只是借了他几根白毛干嘛那么小气…”被训的少年毫无歉疚地小声嘀咕,“况且上次他不是害你掉水里感冒生病好长一段时间吗?而且你还不许我出门--”

 

    还不是因为要看住你……放这小子出去指不定又弄出什么妖蛾子--每天来告状的审神者难道还不够多吗…长谷部每日辛苦工作不算还要替你收拾烂摊子我都看不下去了好吗!! 看着眼前因为不服气鼓起的包子脸,颜嗣无奈,费力放软口气,“那你说,你没事拿鹤丸的头发恶作剧做什么?”


“当然是看他不顺眼…”


    怎么办我好想揍他…颜嗣盯着眼前的少年脸黑得快赶上大俱利伽罗。”看人家不顺眼所以你就仗着自己的外挂把人家头发剪了是吗小子…..”

“差不多就是这样啦--”少年得意地笑了,“看那只白毛鹤的头发就想着拿来做个剑穗还不错。” 

“剑穗?”颜嗣一愣随即又想炸毛--你小子从来不戴那种东西吧?!  


    少年一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的表情,接下来却似乎不好意思地别过头--“阿时很快就会来接我回家了,”

    即使是一边自我催眠“幻觉幻觉绝对是幻觉”的颜嗣也看到小魔王脸上露出了罕见的某种名为“温顺”的神情。

“姐姐也一定会一起过来,到时我就把它当礼物送给姐姐。”已经回过头的少年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怎么样,是个好主意吧?!”


 “好主意…”差点被这小子刚刚那闪瞎眼的笑容收买!!好主意个鬼啊!!颜嗣觉得自己刚刚那勉强算和颜悦色的脸瞬间又有了裂缝--送剑穗给姐姐虽好但也不能打别人头发主意吧?不…这小子根本就是借机报仇吧…果然还是得等自己过去代这小子道歉啊啊。颜嗣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哀怨地盯着他--然而提及姐姐的少年眼里的神采和期待简直灿若星辰,不由得又心软下来—这小子也只有在他姐姐面前才不是令人头疼的任性妄为模样吧?有一颗自由不受拘束的心虽然难得,然而自己无法hold住这熊孩子也是赤裸裸的现实……所以阿时,快把这孩子领回家吧…..

 

 



(说好的写鹤丸的--我来了~打个酱油??!)

    




“鹤丸我进来咯?”屋里那位没应声,叹了口气,颜嗣直接推门而入—

 

“ 哇!”

“哇啊啊啊啊!!”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扮着鬼脸的某鹤让颜嗣大叫起来。

 

“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啊呀啊呀。抱歉、抱歉。”

 

“什么嘛,这不是挺有精神的…”颜嗣松了口气,“还以为你躲进屋里闹脾气了—那孩子也不是存心的,我替他跟你说声抱歉啦。”说完拍了拍某鹤的肩膀—

 

    鹤丸国永脑中瞬间浮现早上那小子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鹤丸国永的头发说“白毛鹤,你的白毛我收下啦”的场景,在心里淡淡的回了一句“嗯,不是存心的--不过是蓄谋已久而已”,况且鹤丸国永报仇,十年不晚—不过眼前的女子难得来安慰自己一回,(因为某鹤从来是别人之所以需要被安慰的罪魁祸首)要抓住机会好好戏弄她一回吧?思及此某鹤秒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然后—默默转身不再说话。



     眼前画风突变,颜嗣表示速度太快自己没有反应过来—平时倒没看出鹤丸这家伙这么爱惜自己的头发—此时换做是清光—不,还是先别想那种可怕的设定……

“那个,其实,怎么说呢?嗯…我觉得…”不太会安慰人的颜嗣很好地发扬了不善安慰人者词穷的特点。

     背对着审神者的付丧神此时脸上露出了恶作剧成功的微笑, 刚想转身一如既往地来一句“骗—你—的,上当了吧哈哈”,身后女子接下来的话却使他不由得一顿—


 “其实我一直觉得一期的发型挺好看的呢,那种感觉应该说非常清爽?像夏天傍晚的凉风一样令人感到舒服--”

    看他终于转过身来,女子挠了挠头接着说:

“其实鹤丸换成一期的发型也出乎意料的帅气啦!所以振作起来咯?”她的确觉得换了新发型的鹤丸看起来还不赖,虽说是和一期一模一样的发型,却是另一种风格。不过看他现在一脸平静的样子—刚刚也是骗人的吧?!“我走啦--”审神者一脸黑线地拂袖而去 –-凡是叫鹤丸国永的家伙都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吧!!

 





( 要是你以为接下来是某鹤黯然神伤的场景那你就错了…)


 





    某鹤看着审神者离开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自觉地嘀咕:“有那么像一期吗?”突然又露出惯常恶作剧的微笑—干脆明天让清光给我染成蓝色好了…说不定又可以吓到一期他家的弟弟呢?惊吓在人生中可是必要的啊。如果都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因此死去的。明天说不定又能带来惊喜呢…



  

写在后面

说好的先写承影—edo,让含光先出场了。又多了一个审神者颜嗣,也是阿时那家伙的朋友啦。因为在烦恼别的事而把含光寄(丢)放(在)颜嗣本丸的阿时什么时候来接他回家啊?^ ^


评论
热度(25)

© qishirrr | Powered by LOFTER